剛剛更新: 〔花箋云浮行〕〔三界閻羅〕〔異界魔頭在都市〕〔八零俏窈窕〕〔天王巨星從簽到開〕〔一胎三寶:總裁爹〕〔我的師姐你惹不起〕〔99次翻譯:吻安,〕〔超時空評測〕〔樓乙〕〔兵之神〕〔苦茗酒館〕〔我就是賣豬肉的〕〔修仙奶爸在都市〕〔生活在港片世界〕〔重生李淑靜之幸福〕〔我的重返人生〕〔女總裁的全能贅婿〕〔醫武贅婿〕〔其實我真的很有錢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靈生無極 上卷 云之影 第六十四章 《林中會舊識》
    由于空地周圍的濕度較高,所以那些煙塵很快就又回到了地上。

    花臂壯漢仔細地解著手中的包袱,多層布巾打成的繁結在他粗長的指間如花瓣輕柔地綻開,但被包裹在其中的“花.芯”卻出乎了易風間的意料。

    “這是之前答應你的三顆人頭,他們生前都是前圣獸保衛派的骨干成員,為了完整保存其腦內的本源記憶晶球,我用了斷魂蜂的蜂蠟,從而防止晶球中的的記憶化作能量逃逸而出。”花臂壯漢說著將布巾一抖,隨即,三顆被摘去眼耳齒的人類頭顱就滾到了泥地上。

    易風間雙眼一轉,回想起確有此事,也虧得此人能將自己的話記得這么久,這般誠心,值得得到同等的回應。

    檢驗本源記憶晶球的流程非常簡單:只要將力量與注意力集中在指尖,然后靠近印堂一點,其顱內的記憶晶球就會如雌龜排出的卵般通暢而出,不過想要簡單完成的前提是:需要習得奇階的記憶晶球提取術。

    一一提取并吸收了三人的記憶后,易風間的表情卻沒有多少變化,因為他們本源記憶晶球中所顯示的情報與自己當下所知的相差無幾,只是變了一種獲取信息的手段,唯一增加的,就是進一步排除了戚家直接謀害賀叢云的可能。

    易風間真正想找的,是殺害其師傅的罪魁禍首,所以在找到他們之前,最怕的就是打草驚蛇,若是那些罪人聞到風頭而重新聚集在了一起,那單憑越往后實力越弱的自己是絕對無法對付的。

    想到這,易風間默默地嘆了一口氣,隨后一改冷漠,真摯地朝面前的花臂壯漢微笑道:“謝謝你提供的情報,我會給你曾經答應過你的東西,不過現在我手頭已經沒有可以用來制作的納靈符了,希望你能等我幾天。”

    花臂壯漢點點頭,然后抓起正派青年被易風間斬斷的頭顱,啪嗒一聲,如黏土般將其頭頸重新接合在了一起。

    “嗚哦!!!想不到老大你還有這樣的本事,那以后有你在,我們豈不是再也不用怕被人斬掉腦袋了?”倆小弟見正派青年再度站起了身,便紛紛從花臂壯漢的背后跳出來,一邊拍手叫好一邊圍著那“死而復生“的青年東摸西碰起來。

    兩名隨從的丑態令花臂壯漢的眉頭不禁擰成了疙瘩,可為了預防這他們因為無知而觸犯了眼前人,他還是

    選擇了恭敬地朝易風間作揖道:“早聞八荒王是個有債必還之人,所以我不急,另外,我反倒還要向你引薦一個人,我想他會對你在追查的事情提供幫助的。”

    在花臂壯漢的話音下,復原了身體的青年從其身側來到了易風間面前,他健壯又挺拔的身體卻因為心有余悸而不受控制地微微顫抖著。

    “這家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明明先前還散發著難以藏匿的殺氣,但此刻卻變得如此柔弱,更奇怪的是,他體內的靈力循環竟然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易風間心想著,微笑著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安撫起面前青年心中的不安。

    “你...你好,我叫卑賀救,我的父親曾經被一個人救過,而那人,剛好也帶著一把砍不死人的劍。”即使易風間的目光已從犀利變成了溫和,青年也不敢與他直視,似乎是先前被突然砍頭所留下的后遺癥.

    聽完卑賀救的話后,易風間咽下了在無意識中升到嗓子眼的幾口氣,他重重地深呼吸了一下后朝面前的青年問道:“那時候是什么年份?大陸上有沒有什么正在發生的重大事情?”

    見易風間的態度變得如此和藹,卑賀救也就逐漸放開了自己,他挑著眉頭回想片刻后,也就如實回答道:“那時我尚未出生,只記得我父親說過,那年救他的那個人似乎正在被什么人追殺著......”

    “追殺?那些人長什么樣?佩戴的是什么武器?”一向對賀叢云的消息極其敏感的易風間此刻卻變得異常冷靜,他望向卑賀救的目光中,也從期待變成了質疑。

    也許賀叢云確實救過這名青年的父親,這很符合那老頭愛管閑事的風格,可被人追殺這事,卻讓易風間有些無法相信,因為在他眼里,賀叢云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劍客,是不存在他打不過的敵人的。

    想到這,易風間腦內卻突然傳來一股如同花椒顆粒被擠爆的酥麻感,頓時,賀叢云曾經在自己面前顯露疲態一下子變得清晰了起來。

    一心沉在問題中卑賀救完全沒有察覺到易風間的異樣,好在這一路上他反復的思考并回憶過許多易風間可能會詢問的事,所以很快,他就有了答案:“是一些手持奇特武器的人,男女都有,殺氣騰騰的。據我父親說,當時,那人不知怎的就讓他們變到了樹里,

    從樹中看,有兩個人手中還抱著琵琶和瑟,若不是領頭的人胸口染著鮮血,他還以為這些人是在趕路的戲班子呢,呵呵......”

    才緩過勁來的易風間沒有聽全卑賀救所說的話,愈發昏漲的腦袋讓他的身體開始有些不聽使喚,似乎是回想起的記憶觸動了英靈吞噬咒中的某些東西所導致的。

    就在身體即將倒下時,易風間猛地摘下腰際的酒葫蘆,然后咕嚕咕嚕地大喝起來,辛辣刺喉的烈酒瞬間激蕩心肺,燎起渾身的血液,在一陣劇烈的咳嗽后,他才在眾人疑惑的注視中重新活了過來。

    與此同時,一道高亢的怒吼與歇斯底里的慘叫從不遠處的林子中傳到了眾人的耳朵里。

    “三日后,我加你前往圇囤山脈東南部,途中會經過一座名為涌泉的小山莊,你們可以先去那等我,我會給你們想要的東西,但如果是我先到,那我只會等你們三個時辰。”易風間說著,一邊系著酒葫蘆一邊跳上樹干朝傳來聲音的地方匆匆趕去。

    還沒等卑賀救從談話的激動中回過神來,易風間就已不見了人影,只剩下搖晃的枝干,與被他踩落在地的片片綠葉。

    “我還沒說我想要啥呢,你說,他會答應嗎?”卑賀救郁悶地轉過頭問向默默地在一旁挖著坑的花臂壯漢,臉上滿是因緊張和焦慮而淌出的汗水。

    花臂壯漢聽罷,撇了撇嘴道:“我也不知,其實我和他算上這次,也就見過三次面,若不是曾經騙他說我曾見過他師傅,恐怕我連他一次都見不上,好在這次是真的給他帶了點東西過來,否則這次,恐怕這幾個人頭就是我們現在的下場了。”花臂壯漢說著,在半丈(約1.5m)深的地下探出腦袋瞄了卑賀救一眼。

    面對花臂壯漢投來的復雜眼神,卑賀救氣急敗壞地喊道:“天吶,你不要這樣看著我,我說的都是真話!”

    “最好是吧,不然的話,你會連累到我的。”將鏟子隨手扔給兩名小弟后,花臂壯漢嘿咻一跳,輕松地躍出了準備埋下三顆頭顱所挖的坑。

    以為對方是在開玩笑的卑賀救輕笑著將目光轉向了這個一路上對自己照顧有加的男人,可下一秒,映入他眼簾的卻是花臂壯漢冷漠且暗藏兇光的眼眸,這忽然陌生的眼中所蘊含的厭惡,像極了時刻會將威脅者撕碎的頭狼。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弟弟叫漩渦鳴〕〔都市至尊狂少秦楠〕〔遠征之王〕〔爹地債主我來了免〕〔沈清辭 全文閱讀〕〔煞妃歸來之絕殺天〕〔路一的春天〕〔無限武道傳〕〔武煉巔峰〕〔陸辰修余沐恩〕〔異能保鏢〕〔喬先生,你的眼里〕〔總裁婚妻惹人愛〕〔神醫小狂妃〕〔娛樂之華娛第一巨
  sitemap
河北20选5复试 qq网球比分直播 国盛证券 海口站街女联系方式 欧美sm捆绑影片 南昌按摩特殊 今日福建体彩22选5开奖结果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中 辽宁微乐棋牌官网下载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查 保坂绘梨番号 足球比分网球探足球即时比分网 广西快乐十分中奖号码 av女优写真qvod 188比分直播首页直 江苏11选5今天开 吉林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