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農女不簡單帝君寵〕〔游戲宅的異界悠閑〕〔噬魂師傳〕〔從今天開始撿屬性〕〔六格神裝〕〔我真是實習醫生〕〔黑鐵戰紀〕〔劍域凌霄〕〔境界提升太快怎么〕〔穿越七十年代之農〕〔洛神訣〕〔在艾澤拉斯大陸作〕〔萬古最強神婿〕〔灰塔的黎明〕〔開局擁有百億年修〕〔月光禮贊〕〔末世最強回收系統〕〔彼世界〕〔都市無上戰神〕〔熱愛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靈生無極 上卷 云之影 第四十章 《未消之恨》
    “啊!!!呃...啊啊啊!!!”

    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徹天地,同時也震撼著在場之人的心靈,隨其尾音的消逝,天空中的烏云皆消散而去,最后留下了一片格外寧靜與清新的藍天。

    被封靈劍帶出靈核的派第斯,在日光的照射下,如蟬蟲脫殼般褪去了體表的皮膚與絕大部分的肌肉組織。

    “嘔……”

    攙扶著易風間走近事發地的洛洛,被派第斯怪異的死亡方式惹得一陣反胃,來自血脈基因的記憶雖然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她的性格與思維方式,但并沒有增長其閱歷與心理上的韌性。

    “失去初始載體的魔靈只有兩種可以繼續活下去的方法,一是附身于合格的生命體內,而派第斯就是附在人體內的魔靈,并且他的消散不會直接導致宿主的死亡;第二種則是嵌于合適的物體內部,我手中的劍就......”

    易風間的話還沒說完,一只干瘦的手就倏地從派第斯脫落的肌肉組織下探了出來,這突現的手臂,嚇得洛洛頓時收緊了扶著易風間胳膊的十指,同時驚叫著把腦袋撞進了他懷里。

    “嘶……”

    洛洛突如其來的撞擊讓身懷重傷的易風間不禁疼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誤觸易風間受傷部位的洛洛見狀,連忙后退鞠躬以示自己的歉意,可當她剛彎下腰,其耳后就感受到一股熱氣,緊隨其后的,還有硬物貼背并試圖箍住自己腰身的感覺,這詭異的觸感讓驚魂未定的洛洛再次反射性地撲向了易風間。

    洛洛胡亂推蹬的四肢使身前的易風間和后方的“襲擊者”無不慘叫連連,直到兩邊都虛弱得無法再發出聲音,她才猛然回過神來。

    “易先生,你...還好嗎。”

    屢次犯錯的洛洛此刻顯得有些懊惱和窘迫,但好在易風間并沒有責怪她,而是溫和地朝她背后努了努嘴說道:“喏,那就是曾被派第斯附身之人的真實模樣。”

    洛洛聞言側目,才發現自己背后的襲擊者并非想象中的怪異生物,而是一名瘦骨嶙峋的青年男子。

    此刻,只見他雙目無神地仰躺在地面,其布滿皸裂死皮的嘴唇不停地在張張合合,仿佛是在渴求著什么東西。

    “待事情了結后,帶他去吃點東西,然后好好修養一番便可。”

    斷定男子無礙后,易風間徑直走向了封靈劍所在的位置。

    懸浮在空中的封

    靈劍正不斷輕微晃動,在感知到易風間靠近后,它便繞其周身飛了幾圈,隨后自行回歸于劍鞘,只將一顆一半清澈一半漆黑的圓珠子留在了易風間面前。

    “如此強大的魔靈,那他的靈核肯定也非同一般。”

    伸手將珠子取于掌心的易風間靜靜地感受著體內來自英靈吞噬咒的撕裂般疼痛,正當他猶豫著該如何處置這剩下靈核時,一道靈言傳入了其腦內:“現在的你正處于英靈吞噬咒發作的狀態,所以我只吸取了他靈核內五成的靈力,剩下另一半留給你。雖然其中的靈力量能讓它滿足好一陣子,但終究治標不治本,所以在體內情況有根本性的好轉之前,都不要再動用我了,還有,更不能再借咒力殺敵!切記!”

    然而封靈劍聽似中肯的警示卻反倒易風間頓時下了決心,“哈哈,不愧是那老頭傳給我的東西,還真的和他一樣嘮叨啊,雖然我知道你沒安什么好心,但我還是謝謝你。”易風間說罷,捏碎了派第斯的靈核,釋放出了被壓縮在里面的三人。

    “記住,千萬不要再意氣用事,只有順著我走,你的所有愿望才能得以實現。別忘了,你除了我以外,就沒有任何真正靠得住的同伴了。”易風間擅自捏碎靈核的行為觸怒了封靈劍,但它卻只用一句帶著警告意味的靈言表達了自己的不滿,顯然不想破壞兩人和諧的互惠共生的關系。

    在拍了拍劍鞘示意自己明白后,易風間走向了從靈核中釋放出的三人,并將被殷忠明扶起身的戚無涯猛地一拳打翻在地。

    “你這家伙,太放肆了!”

    見易風間不由分說地就把自己的主公放倒,殷忠明也沒愣著,只見他撲身上去,一把將易風間按在了地上并作勢要還以顏色。

    “住手!給我退開,這是我與他之間的事。”

    戚無涯站起身,一邊摸著自己被打出淤血臉,一邊喝止殷忠明道,對于易風間,他心里始終留有著些許的期待。

    低頭看了眼被凌亂長發蓋住半張臉的易風間,殷忠明雖心有不悅,但還是遵從戚無涯的命令放下了攥起的拳頭,然后起身走到了他身后的不遠處守著。

    支走殷忠明后,戚無涯的臉上便少了幾絲威嚴,而多了幾分面對友人時的親切與隨和,“起來吧,倒地太久可不像是你。”說著,戚無涯彎腰伸手,示意易風間握住自己的手從而重新站起來。

    可易風間卻沒有領情,在他用單手撐著身子坐起來后,就立刻用另一

    只手拍開了戚無涯的好意。

    先前的那一拳對此刻極其虛弱的易風間來說,已經是竭盡全力之擊了,所以這一掌即使拍得不重,也足以讓他失去平衡。

    就在易風間即將倒地之際,只聽前后兩側呼咻一聲,一道金光與黑影應聲飛閃而至,待兩道沖擊帶起的塵土散去后,一幅讓人怦然心動的畫面展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這...”

    望著張玥與凌羽洛一前一后、一抓一托,爭相護著易風間的場景,站在一旁的戚無涯與殷忠明突然感覺自己有些多余。

    在如此微妙的氛圍下,兩名當事人卻像是對峙般,只是默默地注視著對方,而沒有任何退讓的意思。

    “是我陪著他一路走到這的,就請把他交給我照看吧。”現在的洛洛不比以前,遇事不會再輕易退讓了,更何況此時的她已經確認了易風間就是當初救出自己的那個人。

    可面前的張玥顯然也不是喜謙讓的主,只見她目光堅定地盯著洛洛道:“我會的,不過易先生此番前來恐怕就是為了尋我,如果他醒來后第一時間內見不著我,想必內心定會覺得失落吧。”從小便養尊處優的張玥還是第一次遇見敢光明正大地跟她搶奪東西的人,而且還是一名小自己很多的丫頭,所以就算自己是理虧的,她也不想就此輕易放手。

    話音剛落,張玥就猛地用力將易風間的腦袋一把攬進了自己的懷里,這挑釁般的曖昧舉動,讓洛洛頓時炸開了毛。

    “你...你不知廉恥!“

    見張玥不僅蠻不講理,還“胡作非為”起來,洛洛便憤憤地指著她的鼻子怒斥,不過同時,眼前的這一幕景象也讓她不禁羞紅了臉。

    若是放在平日里,兩個女子間的斗爭,戚無涯是萬萬不會摻和的,可眼前之事關乎著自己的前程,如果就此別過,下次再與易風間見面不知會是何時,也更不能確定將會以什么關系相對,所以現在乃是最好的機會,他只能選擇硬著頭皮上了。

    “呵呵,兩位姑娘...易兄與我還尚有事情未了,能否讓他與我借一步......”

    還沒等戚無涯走近把話說完,張玥與凌羽洛便異口同聲地吐出一句閉嘴,頓時將他剩下的話盡數打進了肚。

    ----靈生詞典溫馨提示:若對本章的某些詞匯有疑問,請查閱作品相關中的《靈生詞典》。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弟弟叫漩渦鳴〕〔都市至尊狂少秦楠〕〔遠征之王〕〔爹地債主我來了免〕〔沈清辭 全文閱讀〕〔煞妃歸來之絕殺天〕〔路一的春天〕〔無限武道傳〕〔武煉巔峰〕〔陸辰修余沐恩〕〔異能保鏢〕〔喬先生,你的眼里〕〔總裁婚妻惹人愛〕〔神醫小狂妃〕〔娛樂之華娛第一巨
  sitemap
河北20选5复试 世界知名的股票指数 球探网足球比分007 麻将是娱乐还是赌博 山东11选5计划软 同花配资 沙井凯嘉酒店小姐 明星a片合成 济南沐足店都带服务吗 pk10开奖 对魔忍真人版番号 球网即时比分网站 橄榄球明星 百度怎么打出东京热 新皇冠国际足球比分网 天津快乐10分走势 鸿运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