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花箋云浮行〕〔三界閻羅〕〔異界魔頭在都市〕〔八零俏窈窕〕〔天王巨星從簽到開〕〔一胎三寶:總裁爹〕〔我的師姐你惹不起〕〔99次翻譯:吻安,〕〔超時空評測〕〔樓乙〕〔兵之神〕〔苦茗酒館〕〔我就是賣豬肉的〕〔修仙奶爸在都市〕〔生活在港片世界〕〔重生李淑靜之幸福〕〔我的重返人生〕〔女總裁的全能贅婿〕〔醫武贅婿〕〔其實我真的很有錢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靈生無極 上卷 云之影 第二十六章 《沖突》
    中州,戚府外院,某臥室內。

    通過先前在戚無涯這拿取的五行遁身符,易風間帶著洛洛成功傳送到了戚府。

    在將洛洛安置在床榻上后,易風間便打算起身離去,可身體離開床沿時的嘎吱聲卻驚醒了洛洛。

    “易先生,中州即將大亂,我們要快點去接回小勝啊。”張開黑色眼眸后,洛洛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關于小勝的安危。

    “嗯,你就在這里好好休息,我與友人交代一下事情便去。”易風間重新走近,俯身為洛洛整理一下凌亂的發絲后溫和地回道。

    “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去。”洛洛紅著臉坐起身,可從脊背處傳來的撕裂般疼痛,讓她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見洛洛執意要跟隨,易風間也沒有拒絕,而是用無奈地用化物符將她變成了一只黑雀,讓她能夠立于自己的肩頭一同行走。

    此時處于正午,但戚府卻院門大關,且無一人把守。

    走近書房,才聽見里面有人聲傳出,其語氣嚴肅又低沉,似乎是在討論著什么要事。

    “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夠相信我的判斷。”戚無涯語氣異常堅定,完全聽不出如話中那般想要得到其他人的理解和認可。

    “與創神殿同流合污的機會?哼,誰人不知他們的前身是圣獸奴役派?又有誰人不曉它是我金陽滅國的幕后推手?要我與那群畜生共事?休想!”鐘天齊氣憤地嘬了一口旱煙,罵罵咧咧地說道,除了他麾下的人,在場的其他人皆認可了戚無涯的計劃。

    “戚大人是一個赤膽忠心之人,只要是他的選擇,我定當全力支持,更何況現在我們這邊還有和白羽人下落有關的華夏國公主,嗯...應該說是冷文靈王的親生女兒。”殷忠明獨特的磁性嗓音在房間內響起,他的話讓擠在書房內的許多人不禁輕嘆出聲。

    除了殷忠明的聲音讓易風間感到有些驚訝外,其他內容實在讓他提不起興趣,于是他撇了撇嘴,打算就此離去,可還沒等易風間轉過身,變成黑雀的洛洛便重重地啄了他的臉頰一口,并啾啾得叫著,示

    意易風間繼續聽下去。看著肩膀上不停地撲騰著小翅膀喧鬧的鳥兒,易風間苦笑著靠在門外的柱子上,被迫繼續偷聽起來。

    “呵呵,白羽人?你難道還指望借白羽人之力復活那些被你們戚家害死的人?當初你爹背叛圣獸保衛派,協助奴役派害死保衛派首領賀叢云的時候,你們戚家就注定會淪為千古的罪人。怎么?現在想假借復國的名義實現自己的野心,洗脫自己的罪名?我告訴你,做夢。”鐘天齊的話音剛落,門外的易風間便陡然睜大了雙眼,原來自己一直是在被欺騙和利用,而且還是被謀害自己師父的仇人之子所利用,憤怒、怨恨、思念、遺憾等多年以來積壓在內心中的情緒頃刻爆發。

    在書房內即將發生一場沖突時,門外之人“呼咻”一聲搶先拔出佩劍,掀飛房門,直指坐于中央的戚無涯。

    “武技·云叢劍二式·爆劍。”

    易風間用靈言呵出劍招,在劍刃剛觸碰到戚無涯的發絲剎那,只聽“砰”的一聲,書房內頓時發生了劇烈爆炸,在場的人不是被氣浪猛推出庭院,就是被易風間的蠻橫劍氣打在了房間的墻壁上。

    身體較為硬朗的人站起身,并合力打破還在不停向周圍擴散的沖擊波后,才能走近戚無涯查看情況,但映入眼簾的景象卻讓人大驚失色:戚無涯正被易風間用手掐著脖子舉在空中,而地上則撒滿了他被易風間削落的長發,其模樣狼狽至極。

    明知此時情況危及,但沒有一個人敢擅自插手。

    “且慢,先看看情況。”因被琥護在血脈領域中而免受沖擊傷害的鐘天齊見琥想要出手,便伸手攔住了他,示意琥靜觀其變。

    不一會兒,最先被轟出書房的殷忠明大吼著沖進來,然后一掌拍開了易風間,穩穩地將戚無涯接扶在了自己的小臂上。

    受了嚴重爆震傷的戚無涯艱難地睜著一只眼,苦笑著對上易風間紅怒的雙眸,故作淡然地說道:“每個人都有拼盡一切也想要保護的人,當初我爹就是為了從創神殿手中保下我才背叛了你師父賀叢云的,可事情都已經過去這么多年了,現在的你應該選擇繼續和我合作,唯有找到白羽

    人,才有復活你師父的可能。”

    逐漸平息下來的易風間聽罷,收起了光芒暴漲的封靈劍,原本他就沒有在這殺掉戚無涯的意思。

    其實對于這件事他早就有所耳聞,只不過沒想到的是聽戚無涯親口從嘴里說出時,自己的心中還是會出現這般猛烈的情緒,所以這一次,他打算將所有的欺瞞化作警告,并以此為契機,向戚無涯強調自己的立場。

    “我相信過你一次的,以后,我只靠自己。”明明應該是失望的,但易風間卻說得云淡風輕,果然,自己能夠相信的永遠只有自己。

    收起劍后,易風間只身一人走出了只剩下一道門檻的書房,隨后,一只黑雀便從庭院最外圍的墻沿上飛到了他的肩膀上,溫柔地用小腦袋蹭了蹭易風間粗糙的下巴,不停地嘰嘰啾啾起來,不知她到底是在安慰易風間有自己陪伴,還是在抱怨他突然轟飛自己。

    在易風間離去后的好一會兒里,眾人皆一言不發,只是靜靜地看著戚無涯靠在殷忠明身上痛苦的喘息著。

    “把...咳咳,他們給我的東西幫我拿來。”戚無涯虛弱地對殷忠明說完,便踉蹌著站起了身,環視著還能站在自己身邊的眾人,露出了一臉燦爛的的笑容。

    “既然選擇忠于他,就必須地遵從他的每一個決定。”殷忠明心想著,隨即起身前往戚無涯之前跟自己說過的地方,去拿取創神殿之人給予他的秘密武器。

    等殷忠明回來時,鐘天齊陣營的人已然離去,只剩下自己的部下和另外兩名前金陽國的朝臣后裔。

    “來!在場的,人人有份,我包你們服下后,腳起能夠去追風,徒手可以制異獸!”戚無涯抓過殷忠明手中形似丹藥的東西,并在爽快地分發給眾人后,自己率先服下了最大的一顆。

    望著眼前瞬間恢復了傷勢且連體型都變得更加魁梧了的戚無涯,眾人皆放心地吞下了手中的寶貝,可只有戚無涯,才能品出這吞下之物充斥在口腔的濃郁苦澀。

    ----靈生詞典溫馨提示:若對本章的某些詞匯有疑問,請查閱作品相關中的《靈生詞典》。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弟弟叫漩渦鳴〕〔都市至尊狂少秦楠〕〔遠征之王〕〔爹地債主我來了免〕〔沈清辭 全文閱讀〕〔煞妃歸來之絕殺天〕〔路一的春天〕〔無限武道傳〕〔武煉巔峰〕〔陸辰修余沐恩〕〔異能保鏢〕〔喬先生,你的眼里〕〔總裁婚妻惹人愛〕〔神醫小狂妃〕〔娛樂之華娛第一巨
  sitemap
河北20选5复试 龙江麻将技巧 杭州沐足转让 浙江快乐12 微信群麻将赌资怎么算 5分11选5app 信捷策略 第一足球即时比分 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中银国际股票配资 舒淇三级片在线观看 网上购买5分3D-首页 陕西十一选五 日本女优生活a片 我想做手机麻将代理 广东11选择5 迅影网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