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農女不簡單帝君寵〕〔游戲宅的異界悠閑〕〔噬魂師傳〕〔從今天開始撿屬性〕〔六格神裝〕〔我真是實習醫生〕〔黑鐵戰紀〕〔劍域凌霄〕〔境界提升太快怎么〕〔穿越七十年代之農〕〔洛神訣〕〔在艾澤拉斯大陸作〕〔萬古最強神婿〕〔灰塔的黎明〕〔開局擁有百億年修〕〔月光禮贊〕〔末世最強回收系統〕〔彼世界〕〔都市無上戰神〕〔熱愛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靈生無極 上卷 云之影 第二十一章 《步入陷阱》
    中州,清溢城,酒斗大會會場。

    “歡迎大家如約回到這里,介于今日賽程緊迫,我便長話短說。眾所周知,九方大陸上有一種能置換兩邊生物體時間與位置的神奇樹木——時置木,而我們下一個賽場的地點是在百里外的酒行山,所以本次大會賽方特意為大家準備了一株連接著酒行山山腳的時置木,各位請看!”主持的中年男子說罷,翻掌一抬,會場中央的地面上就出現了一個方形的大缺口,隨著眾人視線的轉移,缺口處轟然升上一個龐然大物,待煙塵散去后,才讓人看清來者是一株只有樹干沒有枝葉的怪異大樹。

    “這,就是時置木,只要用手觸碰我們標記的位置,任何人都能被傳送到酒行山,具體規則,咱們到酒行山再說!”話音剛落,中年男子身先士卒,快步走到時置木下,將手探向樹身上的暗紅色標記,當他的掌面觸碰到樹皮的瞬間,其人影便忽得從眾人眼前消失不見了。

    在目睹了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后,整個賽場的人頓時沸騰起來,選手們相互推搡,爭相著上前觸摸時置木。

    “都給我乖乖站好,老實按著參賽編號的順序觸碰!別自找苦吃。”張狂擺出了一副極具威嚴的架勢,他的臉上沒了昨日的疲憊,反而散發著先前沒有的意氣風發之感。

    可即便如此,還是沒有人愿意聽從這位在昨日吃了大癟之人的話,更有甚者還對著張狂嘬了一口唾沫。

    然而張狂卻沒有動怒,只是嘆著氣催動靈力,發動了事先部署在時置木旁的結界。

    “結界·夾縫道。”張狂低念靈言,原本圍著圈向時置木涌來的人群盡數被彈出場外,只剩下最中間道上驚慌失措地抱著頭的玄持和默默排在他后面的易風間與洛洛。

    “都在中間的道上排著隊一個個來吧。”異能人始終還是異能人,其手中擁有的力量是普通人難以企及,更是無法抗衡的,在見識到了張狂結界的威力后,眾選手就閉上嘴巴,順從地按照張狂的指示整齊地排起了隊。

    “這個結界倒有點意思,我也可以借用一下。”易風間從陰陽眼中釋放出了憑張狂的靈源境界無法察覺的靈線,用以解析他構筑的結界,卻在無意中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

    隨著前面選手的傳送,時置木的周圍開始不斷涌現同等數量的靈能團(即靈力,通常存在于生命體體內。),正當易風間想駐足查看個究竟時,背后的洛洛卻推了他一把說道:“發什么呆嘛,走了,參加完比賽還趕著回去接小勝呢。”

    因為洛洛的突然推動,易風間的手掌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觸碰到了傳送區域,再度睜眼時,兩人便已身在異處。

    酒斗大會外場,某山山下。

    一百來號人最終聚在了山下的原野上,抬頭望去,高聳的山體被層層云霧環繞,一眼望不到頂,而腳下,則只有散發著味似酒香的成片青草,沒有了時置木的蹤影。

    “是不是感覺這里的香味很誘人?那還等什么?趕緊登上來吧,我在山頂守著五色酒等著你們來

    喝呢!”空闊的原野上,中年男子的話音驟然響起,在眾人被突如其來的人聲嚇得愣住了神時,又一陣聲響從原野上冒了出來:“接下來的比賽,就看誰能先爬到這片酒行山的最高點。時間為兩個時辰,不限方法。我們會在最高的山頂上等著你們哦,記住,是最高的,哈哈哈……”

    還未待余音消散,人群就如脫韁的野馬,不顧一切地朝山上狂背起來。

    “把我們送到這種荒無人煙的地方,不會是想要借比賽的名義設伏殺人吧哈哈。”

    洛洛無心的玩笑話卻提點了易風間,他匆匆地環視四周,隨即似是有什么大發現般拔腿快奔起來。

    在滿是靈能團的后方,陸續還有幾名掉隊的選手憑空出現,而在易風間的視線中,每當有一個人出現,那個位置就會同時有一個靈能團消失不見。

    易風間奔跑的方向,就是還有靈能團在移動的位置。

    “可惡,差點……”

    在即將追到刻意躲避著他的靈能團時,易風間體內的英靈吞噬咒卻忽然發作,強制解除了他開啟著的陰陽眼,也讓最后一個靈能團徹底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在背后跟著跑了好久的洛洛見易風間好不容易停下了腳步,便想上前詢問發生了什么,可還沒等他開口,易風間就拉著她的手往山上奔去,一邊跑還一邊說道:“這次大會恐怕遠遠不止比賽這么簡單,不知為何我心里總有股不祥的預感,總之咱們先到山頂再說。”

    像是兩片被神秘力量強行拼接在一起的不同地域,易風間和洛洛剛踏出原野,就一下子撞在了之前跑在前面的幾人身上,赫然顯現的陡峭巖壁看上去難以攀登,使前頭的一行人完全沒有了先前的沖勁。

    望而生畏的峭壁上,不斷有嘗試攀登的人從上面因失足而墜落下來,場面慘不忍睹。

    “坊間都說酒行山山路崎嶇,無飛天遁地之能者將難以攀登,但這也崎嶇過頭了吧,哪里有什么山路,這完全就是天路啊,這讓人怎么上山?”一男子沮喪地說道,其散發出的負面情緒很快感染了周邊的其他人,惹得他們也紛紛開始怨天尤人起來。

    “這里根本不是什么酒行山,我們被傳送到其他地方了,可是他們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易風間蹙眉深思,少時師父賀叢云曾帶自己到過酒行山幾回,當時的景象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新,可還沒等他想出個所以然時,那些選擇棄權而原路返回的人突然驚叫著折返回來道:“回去的路沒了,原野也消失了!”

    如果說后方傳來的消息會給人們帶來不安的情緒,那愈來愈近的異獸吼叫,則喚醒了埋藏在人們心中的恐懼。

    “嗚哇啊啊……是裂目犼(奇階中級五星異獸),酒行山怎么會有……”去前方探路的男子逃命似得跑了回來,卻一不小心失足摔倒在地,正當他忍著痛想要掙扎著爬起來時,一只體型似虎,雙目豎立且眼角開裂的灰毛異獸猛地縱身一躍,從一塊石頭后面撲了過來,一掌拍歪了男子的下巴,然后張開血盆大口,生生

    咬下了他的頭顱。

    “砰通......”被裂目犼吐在地上的人頭滾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不斷從端口噴射出的鮮血看得人膽戰心驚。

    眼前的駭人景象惹得眾人爭相逃竄起來,可眼前行走的山地就只有這么一小片,再跑也還是會被追上。

    一些心理素質差的人見狀,懊悔地跪倒在地并抱頭痛哭起來,原以為這只是一場飲酒的盛宴,誰知道會演變成這樣的殺戮陷阱。

    “哼,下等人就是愚蠢又無能,這世上哪有安然無恙的冒險,危險越大,競爭才更小,未知的越多,驚喜也就越多。你們就在這待著等死才是對的,因為上面的苦痛更多。”眼前人的懦弱之舉讓玄持感到嗤之以鼻,但他在說話時卻全程盯著易風間,那眼神中流露的挑釁之意,讓站在易風間旁邊的洛洛備感不悅。

    可易風間卻像沒事人一樣,平靜地看著玄持催動靈咒中的靈力,然后凝聚出氣旋托起身體,使自己能夠輕松又安全地進行徒手攀巖。

    “易先生,咱們不追嗎……易先生?”洛洛望眼欲穿地盯著易風間,總感覺他下一步會拔出自己熟悉的那把劍,然后一擊斬殺眼前的異獸拯救眾人,或牽著自己的手隨他御劍飛天。可眼前的易風間卻只是默默地看著眾人手持武器與裂目犼做生死搏斗,全然沒有出手相助的意思。

    最后,在眾人的齊心協力下,裂目犼終于被成功擊殺,但它在倒下時卻用盡力氣發出了一記長嘯,隨后便睜大雙眼癱軟在地,其死前的目光,正好對著易風間所在的位置。

    “你是不是個男人?我們在拼命你在一旁看戲?喂,說你呢!”

    剛經過一場殊死搏斗的漢子們心有余悸地看著地上的獸尸與還有體溫的死人,身上的傷痛刺激著心中的不滿,于是他們氣呼呼地走到無動于衷的易風間面前大喊大叫,頗有遷怒的意味。

    “喂,你們干什么?又不是他招來的裂目犼,關他什么事?”見易風間有些異樣,洛洛便主動護在他面前,用嬌小的身體將高她兩個頭的大漢們隔了開來。

    “別急,小妞,之前比賽時你用箭射中我的仇,大爺待會兒再找你算賬,現在嘛哼哼,兄弟們,給我把這個家伙按住,先讓我來廢了這個懦夫,哼,那么膽小,白長一個根。”領頭的黑胡子大漢舔了舔沾著裂目犼之血的刀刃,隨即就將刀尖抵在了易風間的腹部。

    正當黑胡子大漢作勢將刀往下劃時,一頭比先前那只裂目犼還要大三倍的異獸突然怒吼著跳上山間的巨石,其狂暴的吼叫,震倒了除易風間以外的在場所有人。

    放眼望去,站在原地一臉淡然的易風間最為矚目。

    “找到你了。”體型龐大的裂目犼首領用渾濁且低沉的嗓音說完人類的語言,隨即爪刨大地,暴沖向易風間,其周圍凝固著血漬的豎目中散發著強烈的仇恨與殺意。

    ----靈生詞典溫馨提示:若對本章的某些詞匯有疑問,請查閱作品相關中的《靈生詞典》。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弟弟叫漩渦鳴〕〔都市至尊狂少秦楠〕〔遠征之王〕〔爹地債主我來了免〕〔沈清辭 全文閱讀〕〔煞妃歸來之絕殺天〕〔路一的春天〕〔無限武道傳〕〔武煉巔峰〕〔陸辰修余沐恩〕〔異能保鏢〕〔喬先生,你的眼里〕〔總裁婚妻惹人愛〕〔神醫小狂妃〕〔娛樂之華娛第一巨
  sitemap
河北20选5复试 全球体育比分下载 新牛人配资 福州按摩那里有 000420股票行情 东莞小姐兼职 幸运飞艇公众号群 中国期货配资网 手机上打麻将赢钱软件 山东11选5开售时间 四川时时彩 打5元10元麻将算赌博 辽宁福彩35选7中奖规则 甘肃十一选五 麻将来了什么模式上分快 3d字谜图谜汇总大 14场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