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花箋云浮行〕〔三界閻羅〕〔異界魔頭在都市〕〔八零俏窈窕〕〔天王巨星從簽到開〕〔一胎三寶:總裁爹〕〔我的師姐你惹不起〕〔99次翻譯:吻安,〕〔超時空評測〕〔樓乙〕〔兵之神〕〔苦茗酒館〕〔我就是賣豬肉的〕〔修仙奶爸在都市〕〔生活在港片世界〕〔重生李淑靜之幸福〕〔我的重返人生〕〔女總裁的全能贅婿〕〔醫武贅婿〕〔其實我真的很有錢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靈生無極 上卷 云之影 第十五章 《暗流涌動》
    午后的太陽不再那么炙熱,滿缸的冰涼酒液將整個賽場籠罩在了清涼之中。

    “什么時候開始啊!我都已經等不及了。”一個紅臉大漢站在布置好的比賽場地中朝左側高臺的主持席大聲嚷嚷道,缸中美酒散發出的濃郁香氣令他情不自禁地俯身品聞,并在同時反復嘀咕道:“他奶奶的,這酒也太香了。”

    上午穿著錦衣的中年男子此刻換成了樸素的便服,他看了眼蠢蠢欲動的選手與臺下熱情的觀眾后,微笑著說道:“請大家稍安勿躁,首先讓我為大家隆重地介紹本次大會的嘉賓以及評委,他們分別是中州的張氏、北州的玄氏、南州的朱氏、西州的武氏、天州的云氏、地州的安氏、方州的方氏、圓州的源氏。”中年男子簡略地介紹了八大氏族的來賓,然后將五指朝坐在最邊緣的一個花甲老人攤開說道:”這位老者是戚氏,來自九州聯邦的新成員——東州。”在大家異常激動的雀躍聲中,中年男子點了點頭,忽地將手高舉到一側說道:“在比賽場地右側高臺上的則是此次大會的評委,而本次的賽場裁判則由清溢城本地的陰陽使,張狂擔任。好,接下來會場將交由他來主持,請參賽選手們聽候其指示。”中年男子說罷,將貼在手上的擴音符一拋,符紙就像有了意識,飛向了指定的目的地。

    在眾人聽見陰陽使這一極其受人敬畏的稱謂后,皆瞬間噤聲,他們的目光跟隨著符紙移動著,最后聚攏在了一個佝僂著背的年邁老者身上。

    老人笑瞇瞇地用手指輕輕地夾住符紙,睜開一只眼掃了下四周,然后將擴音符拿到嘴邊,張了張褶皺的唇,說出的話語字正腔圓:“想必大家也都知道我的身份和能力了,比賽時,每口缸前都會配置一名觀察員監督你們,所以請各位能夠自重一些,切勿耍小手段,一經發現,除了取消參賽資格外,還會被拉進清溢城的酒客黑名單,二十年不再對其出售城中的任何一滴酒。咳咳…第一輪呢,分兩個環節,一呢我們會錄取在半個時辰之內,酒喝得最多的前二十位名選手,至于檢測方法,在第一環節比賽末尾時你們自會知曉;二則是在飲完酒后持弓射箭,并取三箭內取得分數最高的前二十位選手。第一至二十名的積分獲取數額從二十遞減到一,以上兩項綜合得分的前二十名,將成為第一輪酒量大比拼中得以晉級第二輪比賽的二十強選手,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的就是:第一環節中不可用手或將頭探入酒缸以及使用任何容器盛酒飲用,只可用你們手頭的兵器或想其他辦法喝到酒,違者同樣取消參賽資格。好,我宣布,第一輪的第一環節比賽,現在開始!”

    還沒等張狂的余音消散,觀眾們便爆發出了激動人心的歡呼聲,而在比賽場地上,除了幾個手握著瓢盆呆滯在原地的壯漢,其他人紛紛開始想方設法讓自己喝到缸中清涼透明的奇香之酒。

    易風間朝著被酒香嗆紅了瑤鼻的洛洛挑了挑眉,迅速用手探入缸內將事先準備好的奇品引力符貼在了酒缸的內壁之上。

    “哎!你你你干嘛!不準用手撈酒,我最后警告你一次。”

    初次擔任監督者的青年厲聲喝止易風間的大膽之舉,他的臉頰因為激動而漲得飛紅。

    “沒有沒有,就是拿手試試酒溫嘛。”易風間眨巴著眼賣乖道。

    站在易風間一側的洛洛聞聲轉過頭來,幸災樂禍地沖易風間扮了個鬼臉,可實際上,她也沒能喝到缸中的酒液,只見其腳尖不斷地拍打著地面,仿佛在掩飾等候的焦急。

    “從剛才開始就不停地有烏鴉叼來石頭并投入到那勁裝男子的酒缸中,難道是因為他的缸中酒格外好喝,引得雅雀垂涎?”

    有觀眾好奇地發問道。

    “這群烏鴉本來就是在聽她的指揮,她就是個骯臟下賤的

    靈奴!”

    正當人們饒有興趣地探討著洛洛的事情時,人群中卻有一男子咬牙切齒地咒罵著洛洛,此人正是先前狼狽逃跑的何史峰!

    “啊?此話怎講?”站在何史峰周圍的人見有知情者,便紛紛湊過來,好奇地追問起他來。

    “哼,一群井底之蛙,都給我閃開點。”何史峰沒有理會周圍的群眾,他蠻橫地推開身邊的人,想要前往賽場左側的評委席,可涌動的人潮哪是他一人能左右走勢的,還沒等他邁出幾步,前排的潮浪就把他重新打回到了外圈。

    這個小插曲沒有掀起什么波瀾,人們很快就又把注意力轉移回了參賽的選手身上。

    賽場上的人才濟濟一堂,各種能人異士精彩絕倫的演出讓人目不斜接,不過同時,場上也不斷發生著讓人啼笑皆非的事,比如剛開始還裝得斯斯文文的人突然原形畢露,只見他不顧形象地跳進酒缸大喝特喝,然后被監督者無情地拖出場外;或者是耍不來兵器又拉不下臉的好酒之人每每趁人不注意就會用手偷偷撈一點酒出來喝;不過最引人注目的還是上一屆的冠亞軍,有著“酒力士”與“酒童子”稱號的兩名男子。

    身材魁梧的酒力士喝起酒來豪邁異常,只見他直接用蠻力扛起六百斤重的玄鐵酒缸,張開嘴就是“咕嚕咕嚕”一陣亂灌,仿佛他的腸胃是一口無底的深井,多少酒都能裝得下去,僅眨眼的功夫,缸中的酒液便盡數進了他的肚子。

    “再來!太少了。”酒力士“咚”地一聲將酒缸砸在地上,不悅地拍著壯實的胸脯大聲嚷嚷道,后勤人員們見狀,連忙排成一隊進場,井然有序地將酒罐里的酒一一倒入了他的缸內。

    “哼,真是聒噪的家伙呢。”同樣是人們眼中焦點的酒童子飲起酒來卻是英姿颯爽,與粗獷的酒力士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在朝嘉賓評委以及觀眾一一鞠躬示意后,酒童子的眼神驟然凌厲起來,他”唰“地一聲打開手中的鵝羽扇,隨即舞扇生風帶動酒液形成漩渦,而后猛地插入玉扇并轉動手腕向上一揮,頃刻間,千滴酒液被激散在空中成化成了酒霧,之后,他抽出鵝羽扇,巧妙地用氣流將空中的酒霧重新匯聚成酒液,最后用特質的羽扇引導酒液流淌進了自己的嘴中,其飲酒過程華麗而不失速度,其成績緊隨酒力士之后。

    場外的觀眾皆被酒童子這行云流水般地操作所折服,紛紛為其獻上熱烈的掌聲。

    “這小子倒和那大塊頭不同,有兩下子,或多或少地能夠掌控身邊的木之靈能,不過他的體內卻沒有靈源反應,恐怕是花了大價錢請靈咒師給自己下了風之靈咒(風屬木)吧,那種不入流的異能人,也就只能這樣混口飯吃了。”張狂瞥了一眼酒童子,沒有任何驚贊之感。

    在大飽眼福之后,觀眾們開始尋找起那些不那么厲害,卻能帶來不少笑料的選手,就比如位于賽場偏右側的易風間。

    只見他不安分地在場地上瞎溜達著,時不時地還用手摸一下人家的酒缸,惹得一些參賽選手為此向張狂打起了小報告。

    “你們看那個邋里邋遢的男人,別是個傻子吧,這還比著賽呢,不去想法子喝到自己的酒,盡去別人那湊熱鬧,要是我啊,就算犯規也得想辦法喝上幾口這美酒。”

    在選手與群眾的雙重反映下,原本打算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張狂只好站出來再度強調其規章制度。

    “擾亂比賽秩序者,同樣會被取消后續所有比賽的參賽資格。”

    其實張狂早就注意到易風間的反常了,可在他眼里,易風間與其他人一樣,都只是些不入流的凡夫俗子,所以,只要沒有出現嚴重的違規,他是不會輕易出手的。

    “哎哎,你到底比不比了啊,不比就請你離場吧,不要妨礙其他人比賽!”監督易風間比賽的青年氣喘吁吁地跑過來,懊惱著正告起易風間的違規之舉,似乎是在下達最后的警告。

    易風間聽罷,一臉無辜地撓著頭委屈地說道:“他們都太厲害了,我就是好奇,好奇!“

    “呃…好吧,請你也注意下自己的行為,不要再影響其他人啦。“青年見自己的話開始奏效,便學著易風間也撓了撓自己的頭,不好意思地回應起他。

    “好咧,這賽場也太大了,走得我怪累的,站著歇會兒。”易風間一臉憨態地說道,似乎是打算將自己上報的假身份演繹到底。

    與此同時,洛洛也開始飲用缸中的酒了,只是她喝的方式有些與眾不同。

    烏鴉們銜來的石塊讓酒缸中的水位上升了不少,而每當酒液即將溢出缸口,鴉群便會停止投石,然后飛到缸口整齊地用雙爪抓起缸口的一側向上振翅。

    隨著酒缸的傾斜,酒液便被傾倒出了缸口,每當這時候,洛洛就會蹲下身子并仰露出白皙的脖頸,細細地啄嘗著酒,就算時不時會被酒嗆到,她也依舊張著嘴喝著,完全沒有中斷的意思。

    “…為什么我感覺那個勁裝小哥的身上散發著女性美呢?”

    “是吧,你也有這種感覺?我也覺得哎。”

    兩個被洛洛吸引去目光的觀眾一拍即合,手掌相握,如同找到了知己。

    “請大家把握好自己的時間,距離第一環節比賽結束還有一炷香的時間(5分鐘),待香灰落定,我就會啟動腳下的定身結界,將所有的參賽選手暫時定身并檢驗成績,還請各位做好心理準備。”張狂環視賽場,不緊不慢地用擴音符宣布道。

    “怪不得我遲遲無法得手,原來這底下已經提前被布入一層結界了,好在他主動透露了結界的信息,不然我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下手呢。”易風間暗忖著,隨后將左手按在酒缸外部與內壁所貼符紙相同的位置,呼吸間,其掌中便開出了一只紫色的眼瞳。

    緊接著,在酒缸內泛起的漣漪中逐漸有水珠躍出缸口,而在水珠跳躍頻繁到極點的剎那,易風間猛然睜開了雙眼,與此同時,缸中的酒液便形成了一道可以入口的圓形水柱,盡數射進了他的口腔當中。

    易風間的表現大有后來居上的趨勢,這讓賽場中率先喝完好幾缸的人感受到了深深的壓力。

    “發什么呆啊,他喝的再快也得等后勤的人慢慢補酒啊,現在才發威已經太晚了,這場比賽,他是墊底定了!”

    “也對,我猜他只是在耍一些障眼法,實際上根本就沒有喝下那么多酒。”

    在考慮到后勤的因素后,那些害怕被易風間趕超的人才安心地重新回到自己的灌酒賽程中。

    以普通人的視角看去,違背重力涌出的酒液充其量就是一場出彩的把戲,只是為了博得人們眼前一亮,但站在場上主持比賽的陰陽者張狂卻從中看出了背后的端倪。

    這是一直自詡眼力出眾的他萬萬都沒想到的,當所有人的目光全投向了那道映照在酒液上的彩虹時,只有他注意到了賽場上所有參賽選手的酒缸內隱隱泛著的詭異漣漪。

    “還沒完呢。”易風間的臉上滑過一抹狡黠。

    “這…這…是奇階靈陣啟動前的靈能波動!不可能啊,到底是什么時候被布下的!”張狂不可置信地甩著手跑向靈能波動最劇烈的結界中心,而這中心的位置,正是易風間所站立之處。

    ----靈生詞典溫馨提示:若對本章的某些詞匯有疑問,請查閱作品相關中的《靈生詞典》。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弟弟叫漩渦鳴〕〔都市至尊狂少秦楠〕〔遠征之王〕〔爹地債主我來了免〕〔沈清辭 全文閱讀〕〔煞妃歸來之絕殺天〕〔路一的春天〕〔無限武道傳〕〔武煉巔峰〕〔陸辰修余沐恩〕〔異能保鏢〕〔喬先生,你的眼里〕〔總裁婚妻惹人愛〕〔神醫小狂妃〕〔娛樂之華娛第一巨
  sitemap
河北20选5复试 雀魂麻将官网登不上去 欧美a片ed2k 麻将电影 湖南快乐10分 麻将游戏下载手机版 彩宝网3d开机号试 股票涨跌颜色绿色 东莞一条龙白云 5一8俄罗斯幼儿交 电竞比分最快的网站 神秘深红 日本sm道具 棒球比分直播网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走 股票配资论坛找象泰配资口碑好GO 手机麻将透视软件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