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夜行手記〕〔不負光陰不負卿〕〔我!掌控全球〕〔快穿之還愿人生路〕〔疼夫攻略:我的兇〕〔親君笧〕〔我家王妃貌若天仙〕〔余生暖暖,我只喜〕〔醫妃傾城:皇上有〕〔千金實習生〕〔最強劍帝〕〔我在年會抽到總裁〕〔我都說了我是學霸〕〔顧先生請原諒〕〔寧可知秋〕〔穿越女配重生紀實〕〔萬古最強部落〕〔醫仙攻略〕〔我是萬古主宰〕〔引靈妃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靈生無極 上卷 云之影 第十四章 《酒斗大會》
    在出了綠洲后,易風間一行人紛紛轉身回望,小小的綠洲與這片荒沙好像是在相互守護著,一望無際的沙隔開了那些作惡多端的人,而綠洲則解救了那些對沙漠懷著敬畏之心的人。

    洛洛與春霞帶著小勝騎馬在前,易風間自己則在中間隔開了矮瘦胖三兄弟。

    “我們剛到綠洲的時候,發現有打斗的痕跡,你們知道是怎么回事嗎?”易風間問著,摘下掛于腰際的酒葫蘆,飲盡了里面剩余的酒液。

    “哦哦,回大人,我們兄弟在那綠茵之地共計待了三日,就在前日,我們看見過一個高瘦的青年追擊著一個禿頭的士兵,都是血氣方剛的漢子啊,好像是在為爭奪馬上的美娘子大打出手!”

    矮個男子一五一十地闡述道。

    “哦?那他們最后往哪個方向跑了?”易風間側過頭看向矮個男子問道。

    這還是易風間頭一次直視自己,矮個男子受寵若驚地拍了拍胸口連忙回道:“沒注意,因為他們看上去都好窮,不過通常過了這綠洲的人目的地就都是中州吧….哇靠,我那時候怎么沒想到,干倒那倆人說不定就能從他們身上搜出通關文牒啊!”矮個男子一驚一乍地自說自話道。

    易風間聽罷點了點頭,然后加快速度,騎到了最前頭大聲說道:“前面就是中州邊境了,到時候都說自己是戚府的人就行,你們三個就說自己是跟我去華夏辦事的家丁。”

    “還真有這么好的事?”矮個男子欣喜地對著易風間連連拜謝。

    易風間見狀揮手不語,示意他照常便好。

    中州邊境,高高的城墻宛如與地面同生,往南北兩端無限延伸著,而唯一的城門入口處整齊地排列著全副武裝的的兵士們。

    “嘖,還是這么戒備森嚴,這些人怎么跟傻子似得不知累。”矮個男子瞥了瞥嘴,取出嘴巴里抿著的草本植物吐槽道,他身后的瘦子和胖子聽了連連點頭附和。

    “畢竟城墻以東的土地,都是他們搶來的。哼…這群膽小的廢物,貪婪又無能。”春霞從鼻子里哼出一口氣,冷冷地說道。

    “喲,還真是個有故事的小妞呢!”

    在春霞的白眼中,矮個男子才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言,于是他梗著脖子偷瞄了易風間一眼,見其沒有像先前那樣用犀利的余光看著自己,他才輕輕地舒了一口氣。

    一行人離城門越來越近,然而他們各自所懷的心事,卻越想越遠。

    小勝抬頭望了望目視前方神情復雜的易風間,機靈地從他的胳膊窩下探出腦袋,然后朝著騎馬緊隨的洛洛幽幽地說道:“洛洛姐洛洛姐,一會兒可有好戲看了,我師傅又要演技爆發啦。”

    洛洛雖然聽到了小勝的聲音,但卻沒能理解他話中的意思。

    “前面就是邊境入口了,由我說話就好。”易風間說話的語氣十分嚴肅,可話音剛落,他就立即變了張臉,原本冷峻的眼眸像是被灌進了水般,一下子變得淚汪汪傻憨憨的,看上去人畜無害。

    “來者何人,請出示通關文牒。”兩名高大的兵士跨出幾步,用搶桿攔下了領頭的易風間,他們全副武裝,神情淡漠,看上去極具威嚴。

    易風間聽罷,一臉慌張地從馬上跌了下來,只見他在胸前摸了好久才掏出一卷紙,然后恭敬地遞給守衛說道:“衛兵大哥,小人是奉戚大人的命令外出辦事的,這五人都是家丁,喏,你瞧,文書上有登記的。”

    衛兵抬手接過文牒,在粗略了掃了幾眼后,才皺著眉頭隱晦曲折地對易風間說道:“哦…是戚府的那位大人啊,他可是個大善人,其慷慨與知書達禮在中州可是出了名的,連我們邊境的兄弟們也都經常受他照顧呢。”

    易風間憨笑著撓了撓頭,又從袖中抽出數張紅色的九方紙,笑瞇瞇地用雙手呈給了這兩個領頭的守衛。

    兩個守衛見狀,頓時眉開眼笑,在將顏色鮮艷的九方紙匆匆收入囊中后,才爽快地將易風間一行人放進了城墻之內。

    而先前還溫和傻憨的易風間,剛一背對守衛,就馬上恢復了面癱臉,這神奇的變臉過程,

    看得洛洛恍然大悟卻又哭笑不得。

    中州東境,清溢城,九方大陸有名的美酒產地,同時也是來自四面八方的知名酒客品酒論等的地方,很多原本價廉如水的無名酒,都是在這里完成蛻變的,而讓它們一舉成名的契機便是清溢城四年一度并為期三天的品酒大會。

    易風間一行人入城的當天,恰好趕上大會的開幕。

    入城之后,矮瘦胖三兄弟打算就此告別,臨別前矮個男子好奇問易風間道:“老哥,難道你早就知道會遇見我們幾個了?連人數都提前算好了。”他的眼神中有忌諱也有欽佩。

    易風間微微一笑,淡然地回道:“我這次出去本來就是要帶人回來的,五個只是我能保全的人數,到時候如果人數少了就說他們死了唄,多了的話大不了再補幾張九方紙給那些貪財的守門人咯。”

    矮個男子對上易風間意味深長的眼神,朝他說了句大恩大德,日后必報的客套話后,就領著自己的倆哥們急匆匆地離去了,那樣子看起來像是怕極了易風間會對他們做出什么事。

    “一路奔波大家也都辛苦了,接下來好好休息吧,等明日咱們再繼續趕路。咳咳…現在我出去辦點事情。”在客棧里安頓好住處后,易風間朝洛洛春霞小勝三人打了個招呼,便想甩下他們獨自出門。

    然而小勝卻從他心虛的咳嗽聲與上衣內凸出的圓形輪廓中發現了端倪,可機智的小勝并沒有當場揭穿自己師父的心思,而是一臉微笑地蹦跳到他的身邊,拿手拍了拍被易風間刻意用衣物遮蓋住的酒葫蘆,然后用怪異的語調說道:“師傅呀,不知這中州的糖葫蘆味道如何,你要不要帶我也出去玩一玩順便吃一吃呀。”

    易風間扶住額頭輕拍了幾下,隨后蹲下身子對著小勝耳語道:“師傅好久沒有喝酒啦,但是在你洛姐姐和霞姐姐面前喝醉了不大好,要是你肯幫為師保密,那我回來就給你帶兩串糖葫蘆好不好呀。”

    小勝聽罷,雙眼中頓時冒出了許多星星,不過還沒等那些星星落定,小勝就又把它們憋了回去,只見他仰著頭伸出五根手指跟易風間討價還價起來。

    “…到時候牙疼我可救不了你哦。”易風間寵溺地揉了揉小勝的腦袋,隨即出了客棧的大門,而在同一時間從樓上下來的洛洛見易風間不見了人影,就順手抓住了一邊上樓一邊哼曲的小勝。

    “你師傅呢?”

    “啊…師傅他去喝…和…那個,對,一個朋友,和一個朋友出去買路上需要的東西啦。”小勝差點咬到自己舌頭的模樣讓洛洛心生懷疑,于是她蹲下身望著小勝的眼睛,然后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腦袋說道:“你霞姐姐自從收到殷叔通過烏鴉送來的信后,情緒就一直很低落,我怎么勸都沒用,你幫姐姐去安慰安慰她好不好呀。”洛洛說罷,便想出門去尋易風間,可她剛轉身就被小勝拉住了手并追問去哪。

    “小勝乖啦,姐姐找你師傅有點事情,回來給你帶五串糖葫蘆好不好呀~”洛洛本打算花點時間好好哄哄小勝,沒想到他剛聽到糖葫蘆三個字,就果斷放開了手,點頭示意交涉成功,只見他興高采烈地扭著小屁股上了樓,最后蹦跳著進了春霞的房間。

    洛洛見小勝不再糾纏,便收回了隱匿在梁上暗中觀察的烏鴉,準備出客棧尋找易風間,她已經忍了一路了,現在馬上就想抓著他問個明白。

    清溢城歷屆的品酒大會都是由城中知名的酒莊或品酒大家承辦的,但在上一屆的品酒大會中,數位品酒界泰斗為了使當代酒能夠發展出更多樣性的口味,便提議今后的舉辦方由該屆最受好評的美酒產家擔任,于是這一屆,就輪到了原本最不受人看好,最后卻意外獲得上屆“酒王”頭銜的陽泉酒莊來承辦此次品酒大會。

    而他們這次舉辦的主題也與往屆有所不同,其主旨為:酒與劍。

    “這陽泉的人又整什么幺蛾子,好好的品酒大會,非要和破銅爛鐵扯上關系。那一屆不過是陰差陽錯得到酒靈青睞,最終釀出一滴五色酒液,才使他們那沒比馬尿好喝多少的酒奪得冠軍。哼,反正這一次,我是不相信他們還能有那樣的狗屎運。”一些曾經同樣和陽泉酒莊屬不入流行列的

    同行見其一飛沖天,分外眼紅,時不時地在人群中冷嘲熱諷。

    被酒香吸引來的易風間最終眼睛鎖定了端放在會臺中央展示柜上的鎏金花鳥孔雀紋銀方箱,這股奇香便是從其中泄出的。

    “九方清溢城中酒長香,八裔部族莊外聚一堂。

    七情六欲酒中已忘然,五湖四海境外皆無恙。

    三言兩語杯中意難盡,一生無憾天外現牛羊。”一身著錦服的中年男子走上擂臺,打開長長的卷書,用詼諧幽默的語氣朗誦出了這一段醉酒詩,臺下觀眾聽了紛紛叫好。之后,他抬起貼著一張紙符的手示意大家安靜后,便將書背在身后,中氣十足地說道:“歡迎大家能夠來到此次由我陽泉酒莊主辦的品酒大會,我是酒莊莊主方久。此次大會與往屆大相徑庭,不再是上酒、品酒、淘汰、最終論其美妙的舊流程,而是圍繞酒,加入斗,形成“酒斗”的新模式。本來此次的大會主題是酒與劍,但是考慮到這次大會改為了面向所有民眾,所以便放寬了限制,允許使用任何兵器但不包括暗器和毒物,一經發現,嚴格處理。”中年男子環視四周,聆聽了一下觀眾的反應,然后從背后重新拿出卷書,大聲讀道:“接下來,由我來為大家宣布比賽流程。此次比賽共由三個部分組成,一為個人酒量大比拼,二為團隊武藝大比拼,以上比賽均為淘汰制,而經過兩輪都未被淘汰的選手,則進入最后一輪,即“練酒”環節,至于何為練酒,到時候我再為大家詳細說明。最后有一點要注意,在第一輪中被淘汰的人可是要付酒錢的哦~好,我現在宣布,經過革新的第一屆酒斗大會,現在正式開始!請參賽者們即刻到本莊內報名!”人們的情緒被中年男子控制得很好,方才還在為主辦方的吝嗇而感到唏噓不已,但在其宣布大會報名開始后,人們便沸騰了起來,整個會場頓時好不熱鬧。

    “哎哎哎,你們就這樣把那東西收進去了?不是品酒大會嗎,你倒是拿出來給我品啊,喂!”易風間一臉不甘地沖著合力將柜子從會臺上搬走的壯漢大聲嚷嚷著,話還沒說完,就被熱情又洶涌的人浪帶到了酒莊內。

    原本就不大的酒莊此刻塞滿了人,動一動都摩肩接踵的,讓易風間大感不適,但是為了能喝上一口那冒著奇香的酒,他忍了。

    “雖然論酒量我是很有自信的啦,但是萬一輸了我也虧不著,到時候叫那家伙給我墊上就好了嘻嘻。”易風間正美滋滋地打著如意算盤,肩上的一陣拍打卻將他拉回了神。

    回過頭來,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穿著勁裝,眉目清秀并留有一撮性感小胡子的….少年?

    見易風間一臉懵樣,那小胡子少年便笑著說道:“易先生,我是洛洛.”

    “洛洛?!!”易風間瞪大雙眼,一臉的不可置信。

    “你來干嘛,我可不是來喝酒的哦,我只是渴了。”

    “小胡子”洛洛扶著額頭無奈地回道:“那還不是要喝酒,看你平時那么嚴肅兮兮的,原來是個馬大哈,你沒聽到第二輪是團隊武藝比拼嗎?我也參加的話,到時候就能跟你組隊了。喏,那里也有寫。”說著,她便拿手指了指報名處張貼的告示。

    “原來如此,不過話說回來,你能進第二輪嗎?”易風間挑著眉,抿著嘴打量了一翻清秀得不像話并且身材又嬌小的洛洛后,神色故作凝重地問道。

    被易風間的目光注視得有些不自在的洛洛伸手扯了扯有點開的領口和蓋住了臀部曲線的衣擺,鼓著紅彤彤的臉認真地回道:“咱們走著瞧。”

    易風間微微一笑,然后比出了請的手勢,讓洛洛先于自己報名。

    第一輪比賽,將在午后舉行。

    ----靈生詞典溫馨提示:若對本章的某些詞匯有疑問,請查閱作品相關中的《靈生詞典》。

    1.九方紙:由中州發行的全九州統一貨幣,貨幣的單位為元,價值從低到高依次為,100張白九方(每張相當于面值1元)=20張紫九方(相當于面值5元)=10張藍九方(相當于面值10元)=2張綠九方(相當于面值50元)=1張紅九方(相當于面值100元)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弟弟叫漩渦鳴〕〔都市至尊狂少秦楠〕〔遠征之王〕〔爹地債主我來了免〕〔沈清辭 全文閱讀〕〔煞妃歸來之絕殺天〕〔路一的春天〕〔無限武道傳〕〔武煉巔峰〕〔陸辰修余沐恩〕〔異能保鏢〕〔喬先生,你的眼里〕〔總裁婚妻惹人愛〕〔神醫小狂妃〕〔娛樂之華娛第一巨
  sitemap
河北20选5复试 手机看片中文字av 欧美av哪部好看 手机麻将外挂看牌器 4场进球 曰本成人版一本道 3d过滤器官方下载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怎么做 500比分直播完整手机版北京单场 七咲枫花番号 全部 免费旺旺真人麻将 好运彩彩票官网 雪缘园足球即时比分是 可抽水麻将app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一 推荐几部珍藏版的番号呗 2k13比分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