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都市無敵戰神〕〔重生之財氣沖天〕〔穿越全能網紅〕〔超自然事務管理局〕〔與偶像談戀愛〕〔我真沒想入贅〕〔超凡鑒寶師〕〔鄉間輕曲〕〔超神無敵〕〔魔能星海〕〔我有一座恐怖屋〕〔嵐神〕〔諦魔之淵〕〔大帝要回家〕〔神級無上帝尊〕〔九段刀〕〔人道至真〕〔董家有婿〕〔鎮世武神〕〔逆天廢柴:邪君的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靈生無極 上卷 云之影 第十一章 《靈視》
    炙熱當空,熱浪在空氣中翻滾,烘烤著一切可以被蒸發的液體。

    即便是以耐旱而出名的東沙馬此刻也被熱得緩不過勁兒了。

    “易先生,我的馬好像快不行了。”洛洛輕撫喘著粗氣的馬兒,朝最前面的易風間說道。

    易風間沒有說話,而是在前面搖頭晃腦,軟若無骨的。

    正當洛洛想再發聲詢問見易風間時,小勝突然從易風間的胸側探出了圓溜溜的小腦袋,沖她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洛洛見狀,乖巧地點了下頭,便不再出聲,轉而看了一眼跟在自己后面的春霞,僅這一眼的時間,洛洛就瞧見了她頻頻回眸的樣子,從其呢喃時的嘴型,洛洛大致能推斷出她說話的內容:“殷叔怎么還沒跟過來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啊…”

    為了安慰春霞,洛洛便將馬的速度放慢與其并列,然后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輕輕地搖了搖頭,示意她放心一點。

    春霞用力地抿了下嘴唇,沖著洛洛點了點頭,也就驅馬跟上易風間,不再回頭。

    “師傅你回來啦,有沒有什么好消息啊。”小勝摸了摸被易風間突然加重的呼吸氣流吹得癢癢的腦殼,用充滿期待的語氣問道。

    “嗯…”易風間應了一聲,隨后轉過頭來對身后的人說道:“我方才用超外靈視觀望了一下四周,如果這個地圖沒錯的話,這樣直行穿過前面不遠處的石林后繼續向西行二十里地,會有一小片綠洲,到時我們就在那歇腳吧。”

    “超外靈視…?”洛洛和春霞面面相覷,一臉疑惑。

    “呃…你們可以理解為靈魂出竅…”易風間摸著額頭,突然靈機一動道。

    收回包裝精良的地圖,易風間從左袖中抽出一張正方形的紙符,然后翹起食指將紙符置于指尖,隨后紙符便順逆來回轉起了圈,待到紙符落定,才讓人看清了上面寫著的:東、西、南、北,四個角分別所對應著的大字。

    林立的巨石在陽光的照耀下將地面投射成了光與影的森林,而潛藏在陰影中的危險,也隨著眾人的靠近變得蠢蠢欲動。

    “東凜沙漠曾是數起戰爭的發生地,因此葬身在這片沙漠中的人數不勝數。其中絕大部分人由于生前的修為與思想平庸而未能升格成”英靈”,所以在他們死后,體內的生命能量會泄露到體外,并攜帶著宿主的執念和微弱的靈魂印記殘存于世間,這種形態的能量體被我們陰陽異能人稱之為“死之靈”,也就是民間俗稱的“鬼”。鬼沒有智慧,但是它們擁有因前宿主的執念和靈魂印記所形成的意識,并會根據意識的引導,找機會附在與其執念相近的人身上,從而激化附身者的執念,最后借他人之手完成自己的夙愿。為了防止過多的死之靈堆積在一起引發災難,一位靈力超群的陰陽家便帶領著能人志士們用巨石擺成了一道祭靈大陣,吸引并解放了這所有的死之靈,讓淳樸的靈魂印記重歸于凡塵,而那些擁有強烈及邪惡執念的死之靈,便把它們遣送到了三大域中的地域,使其永無歸世的可能,而那前往地域的單向通道現在

    也依然存在,所以說這座陣同時也是一扇門。”易風間在巨石陣前停了下來,用洪亮的聲音敘述道。

    “門?哪里有門啊。”小勝好奇地跳下馬觀望,小小的腿從馬鞍上用力一蹦,竟安然無恙地從兩倍于自己身高的地方安穩落地。

    易風間沒有理會小勝的發問,只見他利索地跨下馬背,伸出手一把扯住小勝背后的衣服,然后提醒洛洛和春霞道:“雖說咱們也沒有那個能力再次激活通向地域的門,但是還是小心為妙。”

    兩個小姑娘聽罷,就都嘿咻著攀下馬,小心翼翼地互相牽著手,等候易風間的下一步指示。

    “好,接下來你們跟著我的步伐走就好了,因為這石陣的特殊性,里面會有不少陰毒之物,但只要不刻意驚擾,它們也就不會主動侵犯我們,所以在里面無論看見什么聽到什么,都要盡可能裝作沒事。”易風間一臉嚴肅地掃了三人一眼,再次提醒道。

    “嗯…”兩位嬌小柔弱的少女緊張地吞了一口唾液,神情復雜地回應道。

    即使反復叮囑,易風間還是有些不放心,于是他干脆蒙上了小勝的眼睛并將其抱回到馬上,這才牽著馬走進了石陣。

    “師傅啊,我最后問一個問題哦,為什么我們非要走這奇怪的石陣不可啊,從一旁繞過去不就好了。”被蒙著眼的小勝搖晃著腦袋發問道,洛洛和春霞聽了也連忙點頭表示疑惑。

    “想徑直穿越東凜沙漠進入中州境內,這條路是捷徑,而且你別看石陣以外的地方是一望無際的沙,但實際上,石陣往西的沙土領域,都已被結界所覆蓋,至于是什么樣的結界,為師就不得而知了,總之我們沒必要去冒這個險。”易風間敷衍完小勝,沖著不明所以的洛洛使了個眼色,隨即左右張開手臂整齊地上下揮動起來。

    當春霞歪著腦袋對易風間莫名其妙的舉動表示不解時,聰穎的洛洛卻心領神會,只見她解掉胸前的繩結打開黑袍,一小團黑霧就赫然凝聚在她的胸口,不一會兒,黑霧消散,從中便鉆現了幾只羽毛黑亮的烏鴉。

    在洛洛的指示下,烏鴉們毫不猶豫地繞過石陣外圍,企圖從沙路上穿過石陣,可在當它們剛飛進與石陣并列的沙路時,其身上的鳥羽便一簇簇地脫落,銳利的鳥喙與爪也瞬間變得軟塌塌的,前幾秒還生機勃勃的鳥兒,一眨眼功夫就墜落到了沙土上,先前發亮的眼珠也隨之黯淡了下來。

    “死了…”春霞吃驚地捂住嘴,壓低著顫抖的聲音說道。

    “是衰敗結界,好狠…”洛洛臉色一變,更加用力地攥緊了手中黑色的鳥羽。

    易風間默默地點了點頭,回過頭贊許地看了洛洛一眼,可這一看卻無意間發現她手中的鳥羽有些眼熟,可一時間又想不起在哪見過,便撓了撓頭,將這事暫且先放在了一邊。

    一路過來,幾乎每塊巨石的陰影處都有一個小洞,而那些小洞的入口皆爬滿了令人看了就會頭皮發麻的黑尾毒蝎。

    “奇怪,怎么都是三齡的幼蝎。”對鳥蟲魚頗有研究的洛洛,一眼

    就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嘢~好惡心哦。”春霞吐了吐舌頭,別過頭不去看那些簇擁在一起的蝎子。

    “明明…很可愛…”洛洛撇了撇嘴,輕聲喃喃道。

    一行人穿過“蝎子營地”到了石陣的正中央,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座直徑足有一百米的兩儀四象陣,即由陰陽兩極與四個動物圖騰組成的奇妙圖像。

    “龍虎雀蛇,木金火水。”洛洛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語著。

    “哇…這都什么和什么啊。”春霞沒想到如此雜亂的石陣中竟藏有這般玄妙空曠的地方,大得幾乎可以容納下兩千余人。

    被易風間強行按在馬上的小勝在聽到春霞驚訝的呼聲后,可就坐不住了,于是他偷偷揭開蒙著眼睛的頭巾,露出一只眼想看個究竟,可除了望著一旁空地發呆的師傅和地上的奇怪圖案外,也就沒什么新奇的了。“嘁~我還以為是什么呢,這些東西我一路上見得多了。”小勝大失所望地重新用頭巾蓋上了眼睛,在做出一副到了再喊我的模樣后,便打起了盹兒。

    “易先生,您是看到了什么嗎?”洛洛輕輕地喊了一下自從進了石陣就時常會發呆走神的易風間,見他又沒有回應自己,便也轉過身,好奇地研究起地上的圖像。

    洛洛剛蹲下不久,易風間就回過了神,“你倆過來,先前不是問我靈視是什么嗎,這正好有個機會,就讓你們也見識一下吧。”說罷,便見他從懷中抽出兩張空白的納靈符與一支玲瓏的朱砂筆,然后取下掛在馬鞍上的酒葫蘆,倒了幾滴酒液在筆上,隨后提筆疾書,在各符上繪制出了一只橫向的人眼與一串難辨字義的字符。

    在將符紙從眼前豎著刷過一遍后,易風間才將它們逐一貼在了洛洛和春霞的額頭上。

    “好,接下來閉上眼,放慢呼吸并放松面部。”易風間伸出兩只手交叉置于胸前,然后伸出左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用指腹貼著自己的眼睛,之后他像要從自己的眼睛里牽引出什么東西一般,重新將兩只手平行展開,并將指尖輕輕地點在了洛洛和春霞額頭貼著的符紙上。

    “靈線外遷,導靈視,開!”隨著易風間一語落定,周圍的場景就如同在眼前炸放的煙火,猛然鋪展開來。

    眼前,一條長不見尾的巨蟒正用身子纏著一只同樣大得超出認知的紫尾蝎,眼前的它正張著血盆大口,試圖將整個蝎身吞進肚子。

    望了一眼小臉瞬間唰白的兩人,易風間無奈地解說道:“這恐怕就是沙漠中最強的蛇與蝎所化的靈了,而它們看上去正在為彼此的陣營爭奪更多可用于活動的領土。”

    就在這時,從他們過來的這頭,到要去的那頭,分別涌現出了密密麻麻的蝎子軍團和排列有序的長蛇軍隊。

    雙方的數量越積越多,勢頭不減。

    看來一場惡戰,是在所難免的了。

    ----靈生詞典溫馨提示:若對本章的某些詞匯有疑問,請查閱作品相關中的《靈生詞典》。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弟弟叫漩渦鳴〕〔都市至尊狂少秦楠〕〔遠征之王〕〔爹地債主我來了免〕〔沈清辭 全文閱讀〕〔煞妃歸來之絕殺天〕〔路一的春天〕〔無限武道傳〕〔武煉巔峰〕〔陸辰修余沐恩〕〔異能保鏢〕〔喬先生,你的眼里〕〔總裁婚妻惹人愛〕〔神醫小狂妃〕〔娛樂之華娛第一巨
  sitemap
河北20选5复试 雀魂麻将官网 恩瑞资本配资 竞彩篮球预测推荐分析捷报 26选5开奖结果 番号库 橄榄球即时比分 十一选五走势图山东 信捷股票配资 手机在线看片aⅴ免费 3D彩吧图谜总汇全 14场胜负 日本女优av电影 河北麻将代理客服 青海11选5 日本女优生活a片 优乐江西麻将里面有什么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