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農女不簡單帝君寵〕〔游戲宅的異界悠閑〕〔噬魂師傳〕〔從今天開始撿屬性〕〔六格神裝〕〔我真是實習醫生〕〔黑鐵戰紀〕〔劍域凌霄〕〔境界提升太快怎么〕〔穿越七十年代之農〕〔洛神訣〕〔在艾澤拉斯大陸作〕〔萬古最強神婿〕〔灰塔的黎明〕〔開局擁有百億年修〕〔月光禮贊〕〔末世最強回收系統〕〔彼世界〕〔都市無上戰神〕〔熱愛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靈生無極 上卷 云之影 第七章 《內訌》
    在數次心有余悸地回望確認沒有追兵后,何史鋒才命令隊伍停下,他繃著臉掃視了一圈,不屑地朝騎馬跟著隊伍奔逃的最后三個黑袍者揶揄道:“什么靈能者,我看是無能者吧,只是遇到由一群烏合之眾組成的沙漠匪兵,就差不多要死傷殆盡了,我先前居然還指望你們能派上點用場,真是可笑。”

    阿綱聽罷,扶正了昏睡在自己懷里的雀斑少女并深深地望了一眼,破天荒得沒有發怒,而是平靜地反嘲道:”你手下的精兵們也都不賴啊,平均兩人就能抵一個你所謂的烏合之眾。”

    “你可別不知好歹,我才是這次遠行的領頭。”何史峰“唰啦“一聲”拔出褐色長劍,指著阿綱厲聲說道。

    “是哦,在您嚴密的組織與明智的決斷下,我們這三人和你們那一二....哦,五人,才能得以幸運逃脫,真的是萬分感謝呢。”阿綱無視何史峰激動的情緒與行為,刻意挖苦他道。

    “那個...有五個人并沒有戰死,只是剛才悄悄跑了...”一直跟在隊伍后邊默默無聞的人突然掀開兜帽,怯生生地發言道。

    阿綱驀然回首,才發現自己的正后方緊隨著一匹馬,馬背上騎坐著一名身材嬌小的女孩。

    “哦!原來我們一共還有九個人活著,這還要多虧了何大人犧牲自己的手下掩護我們安全撤離啊哈哈。”阿綱用眼神朝小女孩打了個招呼,將雀斑少女放在了她的馬上,隨后故意提高音調,笑嘻嘻地沖著何史峰說道。

    “你們找死。”何史鋒惱羞成怒,收回小臂后便將劍更加用力地斜刺出去,直指阿綱的胸口。

    手中的劍清晰地傳來沒入血肉中的觸感,但是眼前的阿綱卻依舊嬉皮笑臉的,跟個沒事人一樣,惹得何史鋒更加鐵了想下重手的心,接連拔劍突刺。

    “確實是劍劍到肉啊,但這小子為何毫發無傷?”何史鋒心生疑惑,連忙招呼部下拿來火把,在火把的照耀下,他瞇著眼睛細看,才發現自己的劍上竟不知在何時串上了好幾只烏鴉!

    “好厲害啊何大人,在這么漆黑的夜里還能刺中我黑衣前的烏鴉,真乃好眼力!”此刻的阿綱越說越來勁兒,大有以舌槍戰長劍的趨勢。

    “奇怪,這幾只烏鴉哪來的,又是什么時候出現在他的胸前的?”何史鋒提高了警惕,他意識到自己對這些靈能者的了解并不多,再貿然出手容易吃虧。

    “別這么緊張嘛,大家都是自己人,我就跟你說實話吧,我身后的這個小不點啊,是我們這群人中最強的,狀態好的時候就連我們老大也不及她。你不就是瞧不起我們靈能者都是失敗的實驗品嗎,但是她啊,可是成功的特例呢,來,洛洛,給何大人展示一下你自己吧。”阿綱做著夸張的嘴型,并無先前在疤哥前那么易怒,態度始終不咸不淡。

    “唔…”名叫洛洛的小蘿莉低頭猶豫了許久,然后才禮貌又羞澀地說了句“那我開始了。”

    甜美的嗓音剛入耳,洛洛的身邊就傳出了鳥翅的撲騰聲并且愈發密集,何史鋒聞聲用火把一探,一大群烏鴉便朝他俯沖了過來,瘋狂地用喙和爪撕扯他的頭發。

    憑空出現的鴉群讓何史峰慌張地怪叫著舉起劍在自己的頭上胡亂揮舞,想要阻止這群狂暴的烏鴉,可是烏鴉們身手卻十分矯捷,每次當何史峰的劍揮來時,它們就會有預知般集體避開,然后趁他回掃長劍時防守空洞的瞬間,又伸進幾只靈巧又尖銳的爪與喙,無情地蹂躪和撕扯何史峰的頭皮與毛發。

    “啊啊啊啊……郡

    主大人救命啊,有人造反啦。”何史峰狼狽地雙手護住頭部跳下馬,跑到轎子前下跪求救。

    可是即使他哀嚎得再慘烈,轎子里還是沒有動靜,心有疑慮的何史峰頂著鴉群毫的攻勢走上轎子的臺階,可當他的腳剛邁上臺階,鴉群便一哄而散,這讓他舒了一口氣,于是注意力都放在了郡主為何沒有響應的這件事上,之后,他一邊諂媚地喊著郡主,一邊壯著膽子拿劍準備去挑厚重的簾布一探究竟。

    在何史峰的劍剛伸入轎內,兩道女性的尖叫就突然集中爆發,“呀……何史峰何大人造反啦,要非禮和刺殺郡主啦,衛兵們在哪里啊,快點來護駕呀。”

    剩下的五個兵士聽罷,連忙手持兵器跑到冷郡主轎前,可一時間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這時,原本打算看好戲的阿綱頓時起了玩心,只見他也正義凜然地高聲呼喊道:“英勇的華夏戰士們喲,其實這一切都是何史峰這個歹人和匪兵們的詭計,意為劫持郡主奪取財物,為了自己的私欲,毫不顧忌我們的安危,這樣自私自利目無王法的奸臣賊子,我們應該合力將其拿下問罪!”

    這突發的狀況讓何史峰始料不及,驚慌失措的他迅速轉身連滾帶爬著下了轎子的臺階,隨即睜大眼睛情緒激動地為自己辯解道:“胡扯!我是怎么樣的人你們難道不了解嗎,我忠心耿耿一心為國,怎會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你們可別上了這個卑賤之人的當!”

    說罷,何史峰摸了一把自己所剩無幾的頭發,眼神兇狠毒辣地注視著阿綱,恨不得馬上殺了他。

    “何史峰,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居然對本郡主見色起意,看來你是活膩了!嗚嗚嗚…”衣衫襤褸的冷棲林掀開簾子,邁出修長的腿,羞怒難當地指著何史峰怒嗔完,隨后便撲入小玉的懷中哭泣起來。

    平時在何史峰面前大氣不敢出一聲的兵士們見狀,紛紛憐香惜玉起來,憤怒地雙手持槍正對何史鋒說道:“何大人,對不住了,還請你不要再做無謂的抵抗了。”

    “你們這些飯桶,居然敢這么對我。”何史峰見自己莫名其妙地陷入了孤立無援的窘境,氣不打一處來,情緒激動異常,騎虎難下的他回頭忘了一眼此刻正一臉笑意的郡主,頓時惱羞成怒,只見他幾個箭步沖上去推開小玉,野蠻地用手臂圈住冷棲林的脖子,并把劍架在一旁,聲淚俱下地吼道:“這都是你們逼我的,我原先根本不想這么做的。現在都給我讓開,把我的那匹馬牽過來,快點,否則我這就殺了郡主。”

    “何大人,終于露出馬腳了吧,隨便你咯,無論你殺不殺郡主對我們影響都不大。”阿綱故作輕松地說道,隨即仰頭吹起了口哨,避開了士兵們投來的不解目光。

    “呵呵……”何史峰面帶冷笑,喘息隨著情緒的失常變得愈發激烈,他拖著冷棲林一步一步走向馬所在的位置,在即將要到達時他卻突然停下了腳步,像是想到什么般咧著嘴,朝小玉所在的位置揚了揚頭說道:“給我把那個臭丫頭五花大綁了,然后扔到我的馬背上,快點,不然,哼哼。”

    “這只狐貍還真是老奸巨猾。”局勢的發展有些出乎意料,阿綱在心里狠狠地罵了何史峰千百遍,然后推開正在捆綁的粗魯士兵,輕輕地幫小玉順好了因掙扎而弄得亂糟糟的的頭發,并俯下身對她耳語了幾句。漸漸的,小玉停下了胡亂撲騰的腿,安安靜靜地讓阿綱為自己上了結結實實的綁。

    “你可別耍花樣。”何史峰惡狠狠地沖著阿綱大聲說道。

    “不會不會,喏,都按照您

    的要求綁好了,你看,都把人家姑娘的嫩肉扣得陷出這么多了。”阿綱規規矩矩地將小玉放到了馬背上,假裝恭敬地對著何史峰說道。

    “嗯,那你可以滾了。”何史峰一臉唾棄地瞟了阿綱一眼,用劍柄重重地把冷棲林敲暈,并推到了馬背上。

    “洛洛,還沒恢復嗎。”阿綱背對著何史峰,把手放在胸前悄悄沖著洛洛打起了手語。

    “對不起……”洛洛緊抿嘴唇,低下了頭,表示無能為力。

    “可惡。”阿綱用力地錘了下自己的大腿,不甘心地轉過頭望了一眼騎在馬上一臉得意的何史峰,有些后悔自己過于刻薄的挖苦,畢竟狗急了還跳墻呢。

    就在何史峰準備驅馬離開時,一張紙符破風穿梭著,最終貼在了冷棲林的背上。隨后,一匹健壯的東沙馬載著一個人急馳而來,在馬越過的時候,才讓阿綱一行人看清他的前面還坐著一個約四五歲的孩童。

    “呼,總算趕上了,咦我的符到哪去了?”易風間調著馬頭巡視了一圈,并沒有看見自己飛出的符咒,

    “師傅,姐姐在那!是那個大壞蛋!”小勝用手指著想趁機逃跑的何史峰大喊道。

    “哦哦,原來在那,那么……”易風間定睛一看鎖定目標,然后伸出左手的食指與中指用指尖抵在眉心,右手則握住左手腕,口中念念有詞:“凡塵之靈,歸于五行。而今有五行遁身符子母合一,待時而動,吾命你,即刻遁形!”

    易風間靈言落定,抬手一點,何史峰馬背上的冷棲林就瞬間消失不見了,只剩下一件被撕扯得破破爛爛的裙袍。

    “是陰陽異能人!”何史峰與阿綱見狀異口同聲地驚呼道。

    “你是什么人,把郡主藏到哪里去了。”阿綱收回應對何史鋒時看似游刃有余的模樣,走到這不速之客的面前,警惕又充滿敵意地抬頭質問道。

    “呃,我是……”易風間一臉無辜的看著眼前這位莫名敵視自己的青年,正醞釀著合適的說辭,忽然,小勝從自己的下巴底下探出腦袋插話道:“我師傅可是游列各國的大陰陽師,名為易……”

    易風間沒等小勝把話說完就飛快地伸手地捂住了他的嘴巴,并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小勝見狀,窘迫地抓了抓腦袋,將脖子縮在肩膀上不敢再出聲。

    “這位大人莫見怪,在下名為易風間,是個對符術略有研究的江湖浪客,會來到這,是因為先前受郡主本人所托,命我隨行暗中保護,防范于未然,而這根白羽便是郡主交代之時親手給的信物。”易風間朝阿綱抱拳,態度誠懇地說完后從懷中取出一根柔軟整潔的白羽展示給他看。

    “但你是陰陽異能人沒錯吧,只有擁有陰陽眼的人才能在這樣的距離下使用靈線驅符。”阿綱繞著易風間的馬走了一圈,說話的態度像在審問犯人,他并不知曉這根羽毛是不是郡主給的信物,只是在乍看之下覺得有些眼熟。

    易風間默默地點了點頭,被盯得有些感到不自在。

    “好一個陰陽異能人。”一陣駱駝被韁繩強行勒停的吃痛哀嚎與激烈喘息聲從后邊傳來。

    “老大,你來了。”阿綱側過頭發現是殷忠明,便畢恭畢敬地低頭喚其稱謂。

    殷忠明對著洛洛點頭示意,翻身下來拍了拍口冒白沫的駱駝,然后走到易風間跟前,用左眼仔細地審視著他。

    見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以仰望般的姿勢看著自己,易風間便訕訕地抱著小勝從馬背上躍了下來。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弟弟叫漩渦鳴〕〔都市至尊狂少秦楠〕〔遠征之王〕〔爹地債主我來了免〕〔沈清辭 全文閱讀〕〔煞妃歸來之絕殺天〕〔路一的春天〕〔無限武道傳〕〔武煉巔峰〕〔陸辰修余沐恩〕〔異能保鏢〕〔喬先生,你的眼里〕〔總裁婚妻惹人愛〕〔神醫小狂妃〕〔娛樂之華娛第一巨
  sitemap
河北20选5复试 足球比分过滤软件 力创配资 济南小姐qq怎么找 东京热日本演员排名单列表 江西麻将手机版 华东地区15选5开 看足球比分的软件 棋牌游戏app下载 msci全球股票指数 新版麻将来了不能开组局 今晚好彩一开奖结果 半全场 麻将技巧口诀 江苏七位数*规则 湖北30选5 日本av成人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