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頂級神豪〕〔江魚鄭萱〕〔重生神醫小甜妻〕〔濃情假愛:神秘老〕〔柳萱岳風〕〔贅婿當道全文免費〕〔透視小春醫〕〔曠世神婿〕〔穿成年代文里的霸〕〔上門贅婿岳風全文〕〔快穿之被大佬盯上〕〔王者之路〕〔咸魚錦鯉的敗家日〕〔家有庶夫套路深〕〔混在大唐的工科宅〕〔女主有個鑒渣系統〕〔校園重生之王牌少〕〔全球示愛慕太太〕〔稱帝二字,老娘都〕〔重生之辣媳當家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白夜島 第七章 老約翰
    第二天早上,小鎮如同往日一般。中心廣場稀疏的叫賣聲,孩童在街邊廝打。婦人們坐在一起,賣著自家釀制的啤酒聊著昨天令人詫異的故事。

    這天一早,因諾威就起床出門了。畢竟自己是穿越過來的,要開始一點點適應著艾丁鎮的生活。做飯自然是不能天天都做的,今天的因諾威打算嘗試一下干酪加熏肉的經典吃法,所以早早便起了床出門買點新鮮的干酪。

    可惜的是并沒有人愿意賣自己的干酪給他。因諾威在這里生活了一段時間后發現,這里的人就像是戴了面具,表面上對鎮中發生大事不聞不顧重復著每日單調的生活,但實際上幾個人私下卻激烈的討論著這段時間發生的大事,絞刑,斯克勞神父的死亡,艾丁被關進了懺悔室里面。

    眾人看因諾威的眼神都變得異常的怪異了起來。有些人見到因諾威來了后便捂著鼻子躲得遠遠的,生怕女巫的氣味傳染到他的身上。

    “哎,未開化的愚民啊。”因諾威心中想到。自己還真的拿這種事情沒有辦法,只好回到了家里面。

    老吉米此時才剛剛的起床,“今天的煉金術到此為止了,艾丁已經被詛咒處理了。馬上就輪到你了。”

    因諾威一臉疑惑道:“艾丁不是還沒有死嗎,就是進到了凈化屋里面,怎么就該輪到我了?”

    老吉米發出了一聲嗤笑,“這凈化室是什么你還不了解嗎,整個修道院最骯臟的地方,就是在凈化屋。那些神使表面上看著一個個慈眉善目,但是一旦進了凈化屋就如同脫了天使外套的魔鬼一般。在那里面的人可謂是生不如死。”

    因諾威感覺渾身一陣激靈。

    老吉米繼續道:“呵,幸好你行刑的時候沒有動手,要不然進凈化屋里面的人就是你了。這詛咒最重的懲罰就是要你一生一世為所做的事情懺悔一輩子。”

    突然想到當時艾丁騎士是替自己動的手,因諾威心里面感到了一絲的愧疚。

    老吉米好像看穿了他一般:“你現在已經是自身難保了,就不要再去考慮是不是對不起別人了。這幾天你要開始學習劍術,我會給你介紹一個人,那個人有點難應付,但是你一定要學好。至少面對詛咒的時候有一點防身的能力。”

    因諾威馬上就要接觸到劍術心里倒是有點躍躍欲試,幻想著這里的劍術會不會跟小說一樣,能隨手發波,那樣的話也太爽了。

    “那咱們還等什么啊,老吉米,我們一起去找他啊。”因諾威目光閃爍著希冀。

    老吉米有點尷尬的撓了撓頭,“呃……你現在要是去找他是找不到的,就算找到了他也會把你給轟出去。等到晚上,月光酒館你就去找一個叫約翰的人,他一般都會呆在月光酒館直到半夜才會回去。

    因諾威一臉疑惑:“那你不跟我一起去嗎老吉米?”

    “我就不去了,我們兩個人有點過節。”老吉米回答的有些倉促,見到因諾威還想再問便說:“你現在快點去把昨天學習的燕返和貓頭鷹藥油去練習一下。”

    因諾威雖然感到奇怪,但也沒多問什么便上樓去練習昨天學習的藥水。

    經過了一個星期的練習,因諾威已經能夠掌握使用三種藥水。燕返和貓頭鷹藥油都是初級的藥劑。

    因諾威也很好奇,曾經問過老吉米為什么要直接教他煉金術而不是給他藥來防備詛咒。

    老吉米緘口不答,因諾威從他的目光中看到了躲避。

    “對了,你喝這幾瓶藥水前要注意了。每個人對煉金藥都有一定的耐藥性,或多或少,這決定了你在一段時間內能喝多少的煉金藥。一些人沒有耐藥性,就無法使用初級藥劑。”老吉米提醒道。

    “那我耐藥性有多少呢?”因諾威迫不及待的問道。

    “目前為止最多三瓶,而且這些東西都會隨著身體慢慢適應了藥性后耐藥性一點點的變強。”老吉米道。

    因諾威點了點頭,默默把自己的耐藥量記到了心里。

    夏季的夜總是來的很慢,因諾威出門的時候天也僅僅只蒙上了一層灰。

    這次出門,因諾威把這幾天煉制的成色最好的藥水都拿了出來,為了以防萬一。臨走前老吉米還給因諾威準備了一個馬甲,側面的夾層中只要把煉制好的細長藥瓶一卡就能裝到身上,便攜性極佳。

    因諾威的家距離月光酒館還是有著一段距離。這一路上,賣貨的鎮民已經開始一點點的收拾東西準備回家了,有些農民此時也兩三坐在木桶上邊喝著啤酒邊休息。

    而這月光酒館則與外面安靜的景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站到酒館外面,因諾威就聽到里面傳來了歡快的手風琴的聲音。人們在里面大笑著,大聲的聊著天。暖融融的燈光讓因諾威沒有進到里面就有一種微醺的感覺。

    慢慢地走了進去,里面的人并沒有注意到因諾威。三五個人縮在角落里面打著萬智牌,酒館中央的臺子上,一群人在拉著手風琴跳著歡快的舞步,還有幾桌人坐在位子上喝著啤酒大聲的聊天。吧臺老板看了因諾威一眼點頭示意隨便坐后便繼續擦拭著手中精致的酒瓶。

    因諾威走到正在暢談的一桌人禮貌的問道:“您好,請問老約翰今晚在酒館里嗎?”

    “老約翰?”幾個人從剛剛進行的話題中出來,驚訝的看著因諾威。“哦?老約翰啊,酒館的常客了,每天晚上都會來這里,而且每次都還是自己一個人,喝多了就喜歡說胡話。”,然后指了指坐在角落獨自買醉的人。

    因諾威順著手指走過去,角落里面坐著一個頭發花白的老頭,低頭一個人在自斟自飲。一種奇怪的感覺泛起了因諾威心里,這個人同其他人都不一樣,就好像是21世紀酒吧里面獨自買醉,有著許多故事神秘的人一樣。

    因諾威坐在了老約翰的對面,仔細的觀察起來。老約翰的胡子占據了他整張臉的三分之一,因為長時間酗酒的原因鼻頭和臉蛋都是紅彤彤的一樣。

    老約翰像是沒有發現因諾威坐在對面一樣,依舊重復著倒酒喝酒的動作。

    “不會是什么隱藏實力的大佬吧。”因諾威心想,“那個,您好,老吉米告訴我讓我來月光酒館找您學習劍術。”因諾威硬著頭皮道。

    老約翰依舊重復著自己喝酒的動作,像是沒有聽到因諾威的話一樣,因諾威忍不住再次重復:“那個,請問您在聽嗎?”

    過了一會兒,老約翰總算抬頭看了因諾威一眼,眼皮跳動了一下。隨后指了指桌子上剩下的小半壺啤酒,“請我喝酒。”

    令因諾威驚訝的是,老約翰的聲音并不像他的年齡一樣顯得蒼老,反而像是剛到四十歲的人一般。

    “啊,可以,當然可以。”因諾威呆了一下。

    因諾威起身前往吧臺,老約翰在身后提醒道:“現在這個季節,蘭納多啤酒的味道更加的濃厚。”

    “啊,好的。”

    一大壺蘭納多啤酒端上來后,老約翰倒了一瓶一飲而盡。“口感不錯,那種清爽以及獨特小麥的感覺正是這個季節的蘭納多。”

    就這樣,一壺啤酒飛快的見底,因諾威足夠有耐心,等到老約翰喝完也沒插話。

    喝完酒后,老約翰活動了一下肩膀,起身就往外面走。

    這下因諾威急了,連忙拉住他:“您不能這樣啊,這啤酒我不是也請了嗎?”

    老約翰轉身,打了個嗝,濃濃的酒氣吹到了因諾威的鼻子里,含糊不清的道:“我可沒有答應你什么啊,小伙子,快放手,在這酒館里拉拉扯扯的不好。”

    說完后便一把甩開因諾威朝外面走去。這下因諾威急了,站起身來就想往外追。

    “親愛的朋友,你今天來的太晚了。”背后一道聲音突然傳來。

    因諾威轉頭看過去,只見一個上身穿著絲綢襯衣,黑色七分褲以及長筒襪小皮鞋的男人的中年男人,一臉微笑的在看著自己。

    衣服上的紐扣印著昂貴的六芒星圖案,“這一定是個貴族。”因諾威心道。

    因諾威有點驚訝,因為這個人是自從穿越道這個世界之后見過的最英俊最有氣質的一個男人了,唯一的一點美中不足就是皮膚過于慘白。

    “您好。”因諾威禮貌的回應著然后坐在了那個男人的對面,“您剛剛講的話是什么意思?”

    “克里斯·毛洛,叫我毛洛就好。”男人伸出了自己的手掌,看著修長潔白的手指,因諾威連忙握了握,“您好,因諾威·奈特。”

    毛洛點了點頭后喝了一大口啤酒笑道:“奈特,你今天來的太晚了。每到這個時候老約翰一般都豪飲的差不多了,這個時候的他可是不會搭理任何人的。下回來你提早一點,點上一壺精致啤酒,準備一兩盤堅果,一邊聊一邊喝,可能他一高興就會答應你的請求了。”

    因諾威有點驚訝:“哦,親愛的毛洛,謝謝您的熱情。請問您是這里的貴族嗎?”

    毛洛連忙擺了擺手:“不不不,我是男爵手下的醫生。”

    這種優雅的感覺,讓因諾威誤以為毛洛就是當地的男爵。

    兩人聊了幾句,因諾威決定明天再來堵老約翰,就不信明天還等不到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體內有龍骨〕〔晦龍者說〕〔我家萌樹超甜〕〔奶爸萬界拯救系統〕〔你是來處亦是歸途〕〔天罡降臨〕〔我和美女上司〕〔混元圣主〕〔還好我能登錄仙界〕〔風云酒樓〕〔無名輩〕〔我不停瘋狂找尋你〕〔十界魂王〕〔我的諸天次元公會〕〔我有一家黑暗料理
  sitemap
河北20选5复试 河北11选5 快乐飞艇55五十五秒是官方开蒋吗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 麻将游戏下载 四川时时彩 卖手机苹果不赚钱吗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信阳谭家河好赚钱吗 菜煎饼摊赚钱 太阳城彩票不出款怎么办 极速快3 魔兽世界7.3剥皮去哪赚钱 11选五选胆方法技巧 江西多乐彩中奖走势图 快三大小单双怎么算